haze

活过,爱过,写过。


感谢关注。谢谢你们每一个人的支持与鼓励。
你们是我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。

(=雾。期待留言!欢迎找我玩w

深夜沙雕产物

觉得安雷他们四个字就能有段子了啊



雷狮:说你🐎呢?
安迷修:???

即便六年,这也不将是我前行的终点。

竟然在梦里写完了一篇虫铁??
😯

江湖夜雨十年灯。

祈祷天主总是眷顾那些有着强烈渴望的人们

“ “我爱你”怎样说最美呢?”


“直接说吧。”

驰路

雷狮第一视角
公路paro
一点点亡命天涯的味道
食用愉快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给我碰上的。自打这死家伙赖上我已经快一个月了,吃我的饭用我的钱住我的车,一副“你自己要载我一程的嘛,反正还没决定去哪,你就再多收留我一会儿咯”的理所应当的样子,现在还悠哉悠哉的躺在副驾驶里,就差——“诶雷狮,你把烟放哪了来着?” 我朝天翻了个大白眼,单手握着方向盘从外套口袋里翻出烟盒扔在他腿上,趁他又开口之前说,“打火机在你前面的翻板里,自己摸。”行吧行吧,我向后捋了把前额的碎发,叹了口气。

我们在这条公路上疾驰,轮胎碾过地面与粗糙的沙砾发出沙沙声,身后黄尘漫天,眼前一望无际。嗯,天倒是很蓝,我从遮阳板后探出头,将车窗摇下一点,车里闷热的空气熏得我头晕。啧,迟早找个机会把他踹下去。我换档,猛踩油门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来是一篇复健的,写着写着就给忘了
可能会接着写
(如果我想的起来的话w

Ephemeral

一个复健小段子
你们看这个段子有标题呢!(小声
安迷修第一视角

(再小声:注意颜色w)

意识流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许久没有做梦了。
总有人戏说遇到不顺心的事就去睡觉吧,梦里什么都有。在我看来,这不是玩笑话。
意识在睁眼与闭眼之间流窜,我眯起一条细缝,躲避晃动的光斑。

梦里我见过天边炸开的紫色闪电,见过宇宙间飘动的黄色星屑,见过暴雨倾盆前的靛色乌云,见过洁白的布条随风荡起,像鸟儿自由的羽翼。


梦里真的什么都有啊。

你无处不在,唯独我睁眼时看不见。